Mittol

一任白头与年少

可以叫我馒头w

→墙头多,还杂食←

cp是老鹅!!!头像也来自鹅鹅!qaq

头像壁纸随意!!

© Mittol
Powered by LOFTER

【冰秋】阴差阳错

啊啊啊😭😭😭😭😭这是什么绝美刀子!太好吃辽!是我心中的冰秋BE了!😭😭😭求而不得和为时已晚😭😭我爱鹅鹅!!


老鹅的长睫毛:

 

     沈清秋从昏迷中醒来。




  睁眼是黑黢黢的一片,他下意识地扭头想查看四周的情况,却是一动也不能动,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自爆魂魄离体附到手把手栽种的日月露华芝身上。日月露华芝是能生出活躯的绝世仙草,可遇不可求不说,还难伺候,若非为了逃离系统的钳制,像他这样怠惰的睬都懒得睬。现下耳旁清明,遍听不到无感冷淡的机械合成音,相必那杀千刀的系统……?沈清秋简直比当初高考过线逃离无涯学海还要高兴的千倍百倍,甚至还想买车鞭炮噼里啪啦放一整天庆祝。




  就是向天打飞机这人,忒靠谱了,这熟催的真是太好了,太妙了,四肢无力,身体软绵好似被吸干精气,扒个土出坑都艰难。




  你妈的向天打飞机。




  沈清秋慢吞吞扒拉着土腹诽道。




  待适应新躯体下山,随便拉了个路人一问——竟是过了三年有余,他登时就生出上苍穹山撸袖抄家伙剁掉飞机那玩意的念头,可向路人道谢后,却在原地驻立良久。




  要回苍穹山吗?可回去又如何,不过徒惹麻烦,反而之前逃脱系统作出的努力极可能付之东流,使系统卷土重来再次接管他的命,再次做那些不愿意做,也迫不得已的事,他是拒绝的。总归柳清歌活着,他之前对洛冰河也算得上费心费力,表面上还是为洛冰河自爆而亡,苍穹山派只要没人作死再怎么也不会落得个原著满门覆灭的结果。那些温情暖意虽有丝丝不舍,可那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原主沈清秋的,不是异界孤魂身如浮萍沈垣的,不是他自己的。只是这世上哪有什么是沈垣有的?自他到这异世,就该明白他已经孑然一身、一穷二白了。




  沈清秋轻叹一声,毅然转身,走向与苍穹山派截然相反的方向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日月露华芝养出的躯壳有一点不好,八分似沈清秋,要是刮了胡子出门,保准有人以为苍穹山清静峰主修雅剑沈清秋诈尸啦!还是热乎的!……想想也是心累。日月露华芝是用沈清秋的血肉浇灌养大不假,影响肯定有,幸好过段时间容貌就会向自己原来沈垣的壳靠拢,否则他还得琢磨上哪开刀整个容。




  用回自己名字的沈垣就这么隐匿风骚了两年,偶尔接单子赚点银钱吃喝,还有了处自己的小院子。刚开始他还整日担惊受怕,时间长了便知自己多心了——谁会想到如玉君子沈清秋会留撇猥琐的小胡子招摇过市,还四处打“绝世黄瓜”这么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名号?何况后来相貌与原来无二致了,胡子摘了往沈清秋的穿着靠拢都只会有人以为他是在cosplay,还颇有见地地点评一句:“神不似形不似,堪堪挨边,假。”沈垣摊手无奈,倒想回他句“不做峰主好多年。”




  他也听到过有关苍穹山派和洛冰河的消息,比如说柳巨巨屡战屡败对于拿回沈清秋尸身这一事却始终如一,什么木清芳被洛冰河掳去看凉透的沈清秋要求治好……数不胜数。可再多的触动,终化为一声叹息。




  他为沈垣二十余载,悠闲自在;为沈清秋不过眨眼几年,诸多纷扰,孰轻孰重一见分晓。如愿以偿摆脱系统,自在地活着,再高兴不过。柳清歌岳清源他们他本就不欠什么,他已经做到自己该做的了,至于洛冰河……暂时不必想,剧情已经给了任何他想要的了。按理说应该高兴,可他总有几分若有若无的怅然压在心头,如山间云雾,看不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到底……在失落些什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看着着停靠在房檐色泽鲜艳的鸟,叫声清亮,入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。冬日的暖阳斜打在身上,晒得他身上暖烘烘的,简直舒服的很难再去想别的事。沈垣眯了眯眼,懒懒地翻了个身,那点轻飘飘的怅然若失之感,脑中一闪而过的一些与某个人相视而笑的画面,就这么被轻描淡写地忽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洛冰河再一次失败了。




  石室里依旧是阴森森的,像是胡乱涂抹的阵法围着一口石棺,石棺里躺着一个人。那人双手交叉搭在腹上,安静地躺在棺内,身体冰冷的与身下的石棺简直晃若一物,一双眼睛紧紧地闭着,眉尾眼角仍能看出往昔的如春风化雨的温柔,但这双眼睛却再也睁不开了。




  洛冰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


  他从未如此绝望过。哪怕是幼年养母的猝然逝世,当初在清静峰遭受师兄弟的殴打,还是无间深渊冰冷孤独的死寂,都没有这样绝望。甚至他想摸摸沈清秋的脸,手都难以控制住不发抖。




  圣陵危机重重,秘宝无数,甚至能让人死而复生,当初洛冰河执着于圣陵就是为了这能使人死而复生的秘法,复活自己的师尊,说出自己以前难以脱口的话,哪怕师尊会因此厌恶了他。可他没想到,这唯一的希望却也泯灭了,他尝试招魂数次,沈清秋依然矜持地躺在石棺里,面容平静的像是睡着了。




  他没想到,他得知师尊待他依旧如昔始终如一的时刻,竟永远地失去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为什么救我?为什么啊师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洛冰河在心里无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他不过是个无人问津的小杂种,却幸运地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。沈清秋是他生命的光,可当他伸出手想要尝试着抓住他的时候,他毫不留情将他踹开了。当他再次尝试的时候,那束光却熄灭了,还告诉他,他从未抛弃。以前他故作委屈难受,有人抱他亲他爱他,现在他像个小孩哭啊闹啊,望眼欲穿,却永远没有人抱了。




  他宁可当初被心魔反噬死去的是他,这样师尊还能够好好地活着,在清静峰喝茶看书,与师叔师伯谈天说地,淡忘掉他的记忆,就像是呼出的气,消融于天地,转而继续过着宁静安稳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可他偏就选了救他,毫不犹豫地走向黄泉不归路,替他背负所有的罪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他也因此永远失去了一个人。




  咽气烛跳动着幽弱的火光,一具具形容可恐的盲尸脚步轻缓地在甬道走着,恍若无物的经过一副副沉重的棺材。其中一个行尸走肉一样的人,抱着一具尸体,一步步走向出口,走向无止境的黑暗,步入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——




  无可奈何花落去。




  这段日子沈垣先是接了个护送的单子,路途巧遇纱华铃假扮娇弱可怜小姑娘骗过往来人,有个满脸正气的少年还真信了,拱手就是要带人寻个去处。沈垣看他一身苍穹山派的衣服,想了想决定静观其变。不出所料这少年后来有所察觉,剑出鞘三分,结果纱华铃……嗯,魔族果真是大胆奔放不拘小节,脱衣服打架,也不怕人长针眼。见那少年快招架不住了,沈垣出手救助削了纱华铃的指甲,纱华铃见打不过就跑了,他还惋惜指甲没削干净呢。然后得知这少年是之前花月城里领路名叫杨一玄的孩子,他还点评过资质上佳,现在他拜在柳清歌手下为徒。这世界还真是小啊,沈垣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兜兜转转又救了几个人,休息时在茶馆喝茶,几个歌伎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,犹抱琵琶半遮面,沈垣茶刚入口听到那歌词就喷出来了。




  我靠这什么玩意??Are you fuck you kidding me?沈清秋与孽徒洛冰河不可说的二三事?求而不得?还尼玛从山顶做到山脚?wtf???《春山恨》?我恨啊!




  沈垣询问歌女后三观尽裂,喉口一甜险些吐血,手里的茶杯都要端不住了。




  歌女捂着羞红的脸:“奴家唱起来还怪羞的呢~”




  沈垣内心咆哮道:“那就不要唱了啊!”




  还有“一代魔尊爱而不得遂强迫,仙师不堪受辱自爆身亡。”这种狗血淋头恨不得自挂东南枝的传闻,沈垣颤抖地捂住自己的脸。




  广大劳动人民要不要这么闲!要不要这么没事干!卧槽要不是亲身经历说起来还真像那回事!再感人也不能掩盖掉这是故意编排的事实啊!断了袖子很好玩吗!




  稍微代入自己……顿时感觉日月无光。




  沈垣生无可恋地想着,却不知耳根悄然泛起薄红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《狂傲仙魔途》大开金手指的主角,有后宫三千佳丽,崇高至上的地位,俊郎过人的外表,人人争而羡之,一代魔尊洛冰河,陨落。




  沈垣脑内一片空白,手中的书页久久没有翻动。




  陨落?




  怎么可能?




  洛冰河……怎么可能死?他不是主角吗!




  沈垣一时间慌乱起来,手忙脚乱之下掀翻了桌上的茶具,书哗啦啦地落到地上,他是那样难以置信,死死地抓住前来告诉他这个消息的尚清华。




  他睁大双眼,尾音有些颤抖:“到底……怎么回事?”




  “瓜兄冷静,冷静啊,我也是刚知道这回事……”尚清华连忙挥手道,“我还挺奇怪的,那天冰哥抱着你的……哦不沈清秋的尸体直接到苍穹山派,背上背着他以前用的正阳剑和修雅剑,谁喊他都不搭理,挡着路直接给你打飞,和个丢了世界的人儿一样,神情恍惚?这个词形容当时冰哥那样就很贴切,神情恍惚的走到清静峰历代峰主墓林才停,展手就开了个结界,妈呀,百战峰那群人日夜连着打都打不开点缝。”




  沈垣咬了咬牙,捏着尚清华肩膀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:“然后呢,然后?”




  尚清华拍拍沈垣的手,示意他松开:“瓜兄轻点我修为低你这捏着可疼……其实说是陨落也不确定,只是就此以后墓林就被这道结界隔离开了,一年多毫无音讯罢了,陨落则是为了清扫魔族对外故意放出来的话……说不定还、还活着?”尚清华觑着他越发难看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,肩膀上的力道才松了几分。他扭头看向别处:“呃……其实瓜兄你可以去看看嘛……虽然我们进不去但你毕竟和冰哥有那什么关系是吧,万一那结界感应到是你就放你进去了也说不定?”




  他感觉身上一轻,偏头看往沈垣刚刚站的地方,已经空无一人,徒留晚风微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穿过松竹林立的清静峰,沈垣快步向前走着,总算走到墓林前。




  墓林被一层透明的结界笼罩着,沈垣尝试性摸了摸,手指出乎意料地伸了进去,穿过的那道结界有种莫名的温暖。




  沈垣深吸一口气,伸腿试探了一步,接着整个身体没入结界,走进墓林。




  此刻万籁俱寂,天地间唯有一轮皓月当空,淡然地漠视着千万世人。




  他走到墓林深处,一口硕大的石棺暴露在眼前,棺盖并没有被盖上,沈垣感觉一阵凉气从脚底窜到全身,四肢百骸仿佛都浸泡在数九寒冬中,他踉跄着走到石棺面前,正阳修雅被珍重地放在一旁,棺内沾满斑驳血迹。他的目光移向中央,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紧紧拥抱着身下那具惨白的尸体,剑尖穿胸没入,明晃晃的剑身静静地告诉他,他是自绝身亡。




  洛冰河的眼睛已经闭上,嘴唇贴着沈清秋的额角,额发被他撩在两旁,眉头是舒展的,嘴角微微地弯起,带着清浅的笑意,带着初见的欢喜。




  沈垣低下头无力地跪倒在地,手掌撑住地面,膝盖擦着地面一点点挪去,完全不在意脏了衣服,眼前已是模糊一片,被泪水完全遮挡住视线。他趴在棺口,伸出袖子颤抖着擦了擦洛冰河脸上的血迹,却早就干透了,怎么擦都擦不掉。




  他终于崩溃地哭出声来,想起了那天他感觉少了的是什么了。




  他回忆起与洛冰河的相处,忽略掉被系统操纵的恐惧,抹除掉原著的偏见,赫然发现那些惶惶不安,那些猝不及防,到头来都是他的推测臆想。当时他为座下徒,事事体贴不烦愁,哪怕后来即为魔尊,漠然置之,也不过是不敢碰、不敢接近,眼神触之即离。他默默地注视着自己,体贴地做着,却一次又一次被他误解。那阴沉冷漠的外壳下,曾经笑起来是那么的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异界孤魂沈垣不是孑然一身,不是一穷二白,他有一件这人世间最难寻也最难得的东西,那就是一个人的真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  可他明白的太晚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——




@Mittol 给我的可爱小女友!!我爱她!!画画太棒太nice了呜呜呜画了好多图给我,我这个没出息的懒鹅……




(爱她就要给她最好的刀刀)




一些碎碎念:




lof恨了,首发给我屏蔽了,天晓得我看到喜欢的老师给了推广是多么happy!然后给我屏蔽了,(省略千字粗口)我恨




沈老师视角居多




最后大噶应该都看懂了,冰妹得知师尊再也回不来了,心如死灰,便追随师尊而去,自插胸口流血而亡,一并埋葬了自己年少的欢喜,求不得的爱恋。(吸溜)有点无病呻吟,但感觉比以前写的要好一点点了哈哈哈还是很开心的,刀到你们了吗_(┐ ◟ᐕ)¬_




总而言之:爽



评论
热度 ( 935 )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