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ttol

可以叫我馒头w

→墙头多,还杂食←

cp是老鹅!!!QWQ头像也来自鹅鹅!

头像壁纸随意!!

qq:2629352154

月明处,对影吟秋一孤客,酬罢渐宽浮生

【李杜】杜子美在线等待霸道李白强撩

夸夸鹅!!!太可爱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!!!虽然沙雕但是好康啊呜呜!!!我吹!

老鹅的长睫毛:

@Mittol 给亲亲馒头的配文啦qwq啵啵啵!画的超级好看!!


       杜子美与他的好友相约,帝都出城直走左拐第八棵榕树底下会面,然后一同前去郊外踏青,共赏山河风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约定当天,天方破晓,杜子美就已往榕树下赶。


       那急的哟,简直像是去会小情人,脚步匆忙的过往行人看他眼神都不对。


       哪家的小伙出门头冠急得都戴歪了啊。


       好心的路人提醒了杜子美,杜子美尴尬一笑,扶正了头冠,连忙道谢,抬腿便又要走。


       路人叫住了他:“这位小哥,你是急着去干什么呀?这么着急?”


       杜子美回头:“赶着去见一个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 路人:“相必关系一定很好罢?”


       杜子美点头,嘴角微弯:“是,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于是杜子美最好的朋友,在杜子美到了约定地点时,连个影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 清风徐来,吹的是树叶簌簌响动,吹的是杜子美心里凉凉。


        他内心很崩溃,说好日头初升便汇合,现在却见不到人,莫不是把他鸽了?


        头顶忽然生出湿漉漉的感觉,似是有雨滴他头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抬头一看,却见一个人躺在树上,嘴里叼根草,身穿短打白衣,衬得飒爽。


        他身旁有壶开封的酒壶微微倾斜,透明的酒液滴滴答答,落在杜子美的头上。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:“……真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他用手遮住头顶,往后退了几步,映入眼帘的是那人双目紧闭,睡得香甜。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脸色一黑,深吸一口气叫道:“白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连喊数声,那人巍然不动,眼皮都不带抖。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恼了,挽起衣袖,准备上树打鸽王。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人是杜子美最好的朋友,李太白。


        帝都风头正盛的诗人,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无人不知李太白,无人不晓青莲居士,也无人未闻过他“谪仙人”的名号。


        才华出众,人未免有些放荡不羁,脑回路清奇。


        与杜子美约定的前一天夜晚,他刚从酒肆打酒出来,便看到夜月高挂,倾洒满地清辉。顿时兴致大发,生出赏月的想法,可又念及与杜子美的约定,略一思索,敲定主意,直接拎着酒壶往城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想:先来这地方赏月喝酒好了,醉了睡树上,到时就算没醒过来,子美也会叫醒我的。


        高高兴兴地爬上树的高头,对月自酌,吟诗作对。喝嗨了就醉了,醉了就睡了,得亏没给他摔个脸着地。就这么睡了一宿。


       “白兄?白兄?白兄醒醒。”


       李太白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耳边叫他,一只手轻轻拍打他的脸,淡淡的书墨气息钻进鼻间,那味道熟悉的很。他掀开眼皮,杜子美那张眉清目秀的脸咫尺可见,再凑近点亲上去都是可能的。李太白微微张嘴,笑道:“哟,子美兄你来啦?”


       满嘴酒气。杜子美连忙抬头,挪动身子往后退开一点距离才道:“白兄……呃……你怎么在树上睡着了?方才我到了左看右看没见到你人我还以为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李太白撑起半个身子,抓起酒壶晃了晃:“昨晚月色正好,兴致大发,可偏又与你约定好了,没办法,打壶酒上树看月亮喽——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扶额:“白兄也是心大,在树上睡也不怕谁把你东西偷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李太白笑嘻嘻地搭上他的肩膀:“我这睡的地方可是郊外,而我身上也没什么钱财,做这鸡鸣狗盗之事,说明偷的那人实在迫不得已,这点东西于他而言可称得上救命稻草,偷了便偷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杜子美: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 他叹了口气道:“话虽如此,白兄下回可要注意点,唔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李太白抓起酒壶就往杜子美嘴里送,清冽的酒液咕咚咕咚灌了进去,杜子美彻底闭了嘴,直到李太白将酒壶剩下的酒灌完,他才得以擦了擦嘴道:“白兄你这是做什么??”


        李太白盯着他皱起的眉头,伸手展平:“我看你愁眉苦脸的,这剩下的酒也不知能不能解了你的愁,要不我再去打点?今日我定要你潇潇洒洒的才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:“你是不是又想喝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李太白:“呃……我真的是看子美兄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:“还是去李大娘那打酒的吧?”


        李太白:“……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一把抓住李太白放在他额头的手,笑道:“那便走,不过这酒说好了,白兄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李太白愣了愣,忽然半抱住杜子美,然后就从树上跳下去了。杜子美瞬间闭眼,被他这一动作吓得手抖。李太白松手,看着杜子美,笑了笑:


       “成,这酒我请,子美想喝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 杜子美:喝个屁,我吓饱了。


——


标题我真的不会取,菁哥取的,要打打她,我是个老实人。


写的很水很ooc,大家当个乐子看吧hhh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88 )

© Mittol | Powered by LOFTER